十三五新兴产业战略集结号吹响 行业精英期待医药创新领跑黄金十年

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以恢宏的视野描绘了信息产业、制造业、生物医药、新能源开发和数字创意的成长蓝图。生物医药产业的创新规划引人注目,涉及精准医疗、高科技农业、海洋开发和生物能源应用等多个领域,并力争到2020年使生物产业规模达到8-10万亿元。

在2016药明康德生命科学奖筹备期间,多位评委和获奖者接受专访,诸位专家动情地回忆并总结了职业生涯和医药产业创新的发展历程,从科研、临床、产业发展的不同角度,抒发了对医药产业创新的殷切期待和展望,对十三五规划的崭新蓝图充满信心。

天时地利人和:新药研发最好的时代

中科院院士陈凯先回忆起中国开启医药创新格局的历史。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和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和组织先后签订了知识产权保护协定,开始逐步减少仿制药的比重,加强自主新药研发。从此政府便开启一系列政策、计划,支持强调科研机构和医药企业加强自主药物创新能力。

此次生命化学奖获得者、第二军医大学药学院副院长盛春泉认为,现在是中国做创新药物一最好的时代:“几年前经过国家重大新药创制这么一个推动,整个新药研发的水平不断上升。现在国家推行了一系列鼓励新药研发的政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我们也希望在这个好的时代里,做一些创新性的工作。”

追赶前沿科技:转化医学任重道远

基石药业副总裁吕强曾担任多届生命化学奖的评委,他表示现在从中国市场容量来讲,中国已经从十年前的十名开外到了前三。虽然从规模上来讲,中国医药产业蓬勃发展;但是从质量上、药品的临床价值上来讲,跟发达国家的大型研发机构和跨国药企是有差距的,这个也是不争的事实。

此次生命化学奖获得者、香港城市大学生物医学系主任杨梦甦也谈到,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转化研究、以及到最后的产业化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有很多高质量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是在大学、科研机构内进行的,怎样把这些科技成果转化为临床或日常应用,对增强健康、防治疾病做出贡献,是同行们都比较关注的事情。”

强生集团亚太创新中心资深总监夏明德认为中国跟西方欧美之间,在药物创新的研究,特别是二三期临床创新药方面还有一定距离:“中国基础科学的创新成果会越来越多,在《科学》、《自然》、《细胞》等世界一流杂志发表的基础研究创新文章数量越来越多;但是基础科学的创新离转化医学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如何把基础科学的创新变成创新产品、服务于病人,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来做。”

海归精英:新药研发产业化的生力军

中美两国科学院的双料院士王晓东激动地谈起海归精在中国医药产业中发挥的作用,他认为海归精英这支生力军是改革开放国策施行30多年来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中国积累了庞大的海外科学家群体,从中国大陆走出来,在欧美发达国家接受了完整的高等教育、积累了很多工作的经验,他们对于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推动,是这个进程很关键、主要的力量。”在他看来,中国近年来新药研发、健康产业能够发展这么快,海归精英也许是最重要的推动力之一。

国家“千人计划”创新人才、基石药业副总裁吕强非常有感触地谈起自己的留学经历:“我觉得非常荣幸的是,我们赶上了出国的浪潮,在国外受到了很好的高等教育的训练;也非常荣幸的能进入大药厂,接触到比较核心项目的部分,学到很多东西。有这样的一个背景,回国以后就比较得心应手,包括在国内药厂的经历。”

高科技企业成长:新药创制核心

谈到近年来医药创新企业的快速成长,第二军医大学药学院副院长盛春泉表示自己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涌现了一系列新药研发实力很强的企业:“因为在西方国家,制药企业决定了一个国家制药工业、或者新药创制水平的核心所在。”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详细地分析了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重点之一就是要支持一批企业,使企业逐渐成为药物创新的主体,发挥更大作用:“要支持一批现有的工业生产的大品种质量水平,提升生产效益,解决生产中的瓶颈,为广大患者服务。”

医药携手:原创科技研发新动力

来自产业界和医院的专家们也表示,临床医生与研发机构的协作努力,是新药创制中不可或缺的动力。华领医药总经理陈力表示如果放眼整个健康大市场,制药产业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健康医疗体系最中心的部分仍是医生和病患:“医生需要了解病人的需求,为病人带来有效的防治体系,所以个人化的诊疗方式会成为医疗体系的关键中心。”

此次生命化学奖获得者、上海新华医院消化内科主任范建高也强调,只有医药携手的紧密合作才能让临床医生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我想通过这样的一个紧密合作,我们花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能够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好药;这个药不但有益于中国人,最后可能还有益于全球相关的病人,这个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未来10年:见证国产新药根本性变革

此次生命化学奖杰出成就奖获得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动情地回顾了国产肿瘤新药的研发之路:“几乎国外有的、已经上市或即将上市的药物,这些作用的靶点,中国现在基本上都有了,我们现在在做的临床试验的这些药物,估计再过5年到10年的时间(就会逐步问世);中国的抗肿瘤药物,整个研发和市场供应,就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国产药物或越来越多。”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表示中国正向2020年十三五结束时的新目标努力前进:“十三五我们的目标聚焦在几个方面:我们要创制一批新药,体现我们创新水平;另外还要有一批解决临床急需的药,包括针对各类重大疾病的药物;同时还要要走向国际,开拓中国的市场份额,占领一席之地;同时还要解决关键性、前瞻性、瓶颈性技术新突破新发展,使得我们国家创新药物呈现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