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传染病》: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多年后我们能从SARS中学到什么?

“每次疾病爆发都有助于我们学习,如何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潜在危机。”

 
2003年,“非典”爆发,SARS病毒在全球27个国家造成超8000例感染。十年后,又有27个国家报告了MERS病毒引起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如今,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正在和我们正面交锋,打响了又一场公共卫生战役。
从过去的冠状病毒疾病防控中,尤其是中国大众记忆深刻、与全世界众志成城抗击SARS的经历中,我们能获得哪些启示?
早在2013年MERS开始传播时,《柳叶刀·传染病》就刊发过多篇文章探讨SARS经验,当下,也许值得大家重温。
 

截图来源: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任何事情”

当2003年春天,SARS开始爆发,人们意识到这不是普通流感、而是一种全新的疾病时,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预警和应对能力小组主任Isabelle Nuttall博士表示,“SARS向我们展示了,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任何事情。” 
共克时艰,社会各界最终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尤其是在医务工作者的辛勤工作和世卫组织等公共机构的国际协作之下,SARS最终在2003年夏天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一些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卫士看得更远。
 

图片来源:Pexels
这其中就包括来自中国香港的病毒学家Malik Peiris教授,他在抗击SARS一线参与了患者救治和国际研究合作,更在确定SARS为病原体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Peiris教授曾表示,“我们了解到,当今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传染病爆发,明天都可能是全球性的问题。2009年的流感大流行强化了这些教训,尽管事实证明这种教训不那么严重。
Nuttall博士也指出:“我们看到的大多数疾病暴发都来自已知病原体。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尚未出现的病毒不会引起重大问题。”毕竟,40年前,引起艾滋病的HIV也还是人们不太熟悉的新型病毒。
美国疾控中心国家传染病中心前主任James Hughes教授说道:为意外做好准备(expect the unexpected),这是传染病经常带给我们的教训。
 

图片来源:Pixabay

各界对重大流行病的准备程度

SARS早期控制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信息透明度不够。不但当地的医生、公共机构没有充分了解病情,即便在国际上,当时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则仅要求报告四种疾病:黄热病、霍乱、鼠疫和天花,而SARS病例显然不属于以上范畴,疫情地区无需告知世界卫生组织。
实际上,早在非典之前,就有公共卫生专业人员意识到《国际卫生条例》(下文称《条例》)仅强制要求报告4种疾病远远不够,而SARS给人类上的一课,推动了新《条例》于2005年投票通过并于2007年开始实施。这也赋予了世界卫生组织更多权力,对可能威胁全世界的传染病进行调查,并提供干预和帮助。
 

图片来源:Pixabay
检测和识别新型病原体所需的实验室能力也至为关键。SRAS流行凸显了快速对病毒进行基因测序的重要性,这能够推进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以及临床、流行病学和微生物学的跨学科信息共享。当时,SARS受灾最严重的一些地区拥有足够的生物安全设施,也可以进行合适的病原体检测分析。而在像柬埔寨、越南这些地区,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如果疾病爆发在资源匮乏的地区,控制疫情的挑战将更为严峻。
改善实验室能力也是新《条例》的核心,其中要求所有国家都具有传染病实验室以检测样本并执行其他常规监测任务。
 
图片来源:Pixabay
 
这也强调了第三个要素:疾病监测。生命科学公司Retroscreen Virology(现更名为hVIVO)的病毒学家John Oxford教授指出了一个重要的经验:帮助我们发现疾病的许多措施,实际上都是看似‘无聊’的监测,而这恰恰是识别任何来源的疾病爆发的关键。”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新《条例》的基石之一。
在这次的考验中,我们看到疾病爆发后的病原体检测和信息通报速度都较SARS时有了明显不同,不少机场、火车站等公共场所也迅速启动了体温检测。
此外,从SARS、MERS的防控经验中,研究人员认为在新疫情爆发时,需要持续进行风险评估。像既往疾病爆发期间一样透明贡献信息、加强对新型冠状病毒相关风险的更新说明,我们有机会避免让类似疾病在缺乏检测的情况下就开始传播。
 

图片来源:Pixabay
 

预防为上

监测疾病的同时,预防也仍然同样重要。尤其是在明确传染源、找到或研发出特效药之前。
《柳叶刀·传染病》的一篇论文指出,非典期间,不少公共场所强化体温检测,这有助于发现疑似病例,但对于阻止病毒传播的作用有限。
Oxford教授提醒,“在任何疾病爆发期间,最好的做法是确保人们洗手。大多数人都做得不够好。” 
在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的答记者问中,钟南山院士、袁国勇院士等专家也指出,针对此次疫情预防,戴口罩非常重要,眼鼻口也一定要注意卫生。在春运的特殊时期,专家组建议减少人口流动,“人群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图片来源:Pexels

结语

对新发疾病的认识离不开大量的科学工作。从治疗手段探索的艰辛中,便可见一斑。正如钟南山院士在答记者问中指出,“17年前的非典到这个阶段为止也没有特效药,但现在确实有进展。
但如Nuttall博士所说:“每次疾病爆发都有助于我们学习,如何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潜在危机。” 希望,不忘前车之鉴,加之医药科学的发展,这次我们也能“打败”新型病毒。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查看)

[1] Carrie Arnold. (2013). 10 Years on, the world still learns from SARS. Lancet Infect Dis, DOI:10.1016/s1473-3099(13)70116-6

[2] Brian McCloskey, et al., (2013). Applying lessons from SARS to a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Lancet Infect Dis. DOI: 10.1016/S1473-3099(13)70082-3

[3] Summary table of SARS cases by country, 1 November 2002 – 7 August 2003. Retrieved Jan 21, 2020, from https://www.who.int/csr/sars/country/2003_08_15/en/

[4]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Retrieved Jan 21, 2020, from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middle-east-respiratory-syndrome-coronavirus-(mers-cov)

注:本文旨在介绍医药健康研究进展,不是治疗方案推荐。如需获得治疗方案指导,请前往正规医院就诊。

版权说明: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谢绝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以任何形式转载至其他平台。转载授权请在「医学新视点」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获取转载须知。

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推荐阅读

JAMA:调节微生物组治疗疾病,有哪些成功和挑战?

Lancet子刊:“坏胆固醇”越低越好?降到多低才合适?33万人带来重要证据

《柳叶刀》呼吁:保护中国医生,需要信任和尊重

世卫组织:休戚与共,未来10年这些健康威胁最紧迫

BMJ:过去10年来,全球健康的五大突破和挑战

点“在看”,分享医学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