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学“登月计划”到RAS靶向抑制剂步入临床,新锐C轮融资1亿美元

创鉴汇/报道

日前,Revolution Medicines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用于支持该公司针对RAS基因的靶向药物研发。

Revolution Medicines成立于2015年,同年获得了700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该公司的主要研究产品是抗真菌化合物。2018年,该公司转向抗肿瘤研究,并获得B轮5600万美元的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Martin Burke博士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新生代化学家,他提出了化学“登月计划”—— 合成大多数的天然产物分子及它们的结构类似物。该计划如果成功,做新药研发就再也不用担心没有足够多的候选分子了。

Revolution Medicines联合创始人Martin Burke博士(图片来源:Revolution Medicines官网)

Burke博士的实验室正在开发分子修复术,这是一种小分子,可作为缺失蛋白质的功能替代品。为了实现这项研究,他开发了一种强大的类似“搭积木”的方法,用于制造涉及MIDA硼酸盐结构单元迭代组装的小分子,这种方法是Revolution Medicines产品开发的基础。利用这个技术平台,他的团队已经合成、理解和/或改进了各种复杂的天然产品,这些产品都具有类似蛋白质的功能。

Revolution Medicines正在开发的一款主要候选药物RMC-4630,是一种有效的、口服生物可利用的小分子,可选择性地抑制SHP2的活性。SHP2是一个久经验证的致癌基因,并正在成为令人关注的癌症靶点。一部分原因是SHP2是多条激活RAS的信号通路汇聚的节点, 而RAS的激活对癌细胞的生长和存活都非常重要。

“几乎所有受体酪氨酸激酶(RTK)以激活SHP2为主要途径,甚至是唯一途径来激活RAS,”Revolution Medicine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Mark Goldsmith先生说:“因此SHP2抑制剂可能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将那些不同的RTK基因突变一网打尽,用一个分子抑制所有活性。”

Revolution Medicines一直致力于通过RAS信号通路调节SHP2。该公司的研究表明,RAS-MAP激酶通路中的一些突变形式的蛋白质依赖于SHP2的致癌活性。RMC-4630可以选择性地抑制SHP2的活性,减少致癌作用。

Revolution Medicines已与赛诺菲达成RMC-4630的全球性开发和商业化协议,目前该产品正在一系列具有特定致癌突变的肿瘤适应症中进行临床1/2期试验。

Mark Goldsmith先生表示:“我们的创新引擎使我们能够以不同寻常的药物发现方法创造出抑制蛋白质靶标的候选药物。我们相信这将为医疗需求高度未满足的癌症患者带来新的靶向疗法。”

参考资料:

[1] REVOLUTION Medicines Closes $100 Million Financing to Advance Pipeline of Novel Therapies Addressing Frontier Targets in RAS-Dependent Cancers Retrieved on July 10 2019 from https://www.revolutionmedicines.com/media/revolution-medicines-closes-100-million-financing-advance-pipeline-novel-therapies-addressing

[2] Revolution Medicines Snags $100 Million to Target RAS Pathway Retrieved on July 10 2019 from 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revolution-medicines-snags-100-million-in-series-c-funding/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热门阅读:

2019医疗器械并购呈现价值大额化趋势

数字化医疗IPO沉寂3年后迸发,又一家初创递交上市申请

融资3000万美元,做医疗健康领域的“星巴克”

坐标上海,融资2700万美元,一家AI驱动的新药研发公司今日成立

14项超亿元融资,领跑5月中国医疗健康领域投融资

2家成立仅2年的新锐,要上市了,拟募资总额1.86亿美元

国务院新部署,鼓励医生兼职创业,10城市开诊所不用审批了!

2018年中国创新药企业谁最“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