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鲁先平博士:创新药骑士的诗意与远方

▎药明康德/报道

【编者按】今年,中国药监局在加入ICH一年之后当选为ICH管理委员会成员,中国医药行业将以更开放的姿态与国际行业标准对接,中国本土创新药研发也将在资本蓬勃、更多利好的政策环境中掀开崭新的篇章。这距离鲁先平博士回国创立微芯生物已整整17年。

17年前,鲁先平博士团队面临的还是一个产业资本匮乏的时代,国内创新药审评审批机制则刚刚开始酝酿。作为生物专家的鲁博士同时也是一位丹青妙手,还喜欢用光影记录世间的点滴与斑驳;正是带着这份科学与艺术交织所特有的诗意与执着,鲁博士带领的团队宛如一群造梦的堂吉诃德,在新世纪初开启了本土创新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征途。

从新世纪初胼手胝足打造中国早期创新药空间,到今日的资本勃兴与大健康生态圈欣欣向荣,微芯生物及其推出的重磅原创抗癌新药西达本胺,见证了中国药物研发创新环境的巨变。回首来路,鲁先平博士对于后ICH时代的医药产业发展和政策导向又有怎样的真知灼见?让我们悉心倾听这位被媒体誉为“中国创新药骑士”的创业者心声。

鲁先平博士于1988年获得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理学博士学位,曾参与创建Maxia、Galderma Research等生物新锐。2001年至今历任微芯生物首席科学官、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长。鲁先平博士具有全球药物研发及管理经验,2015年被评为福布斯中美十大创新人物,2016年被评为科学中国人年度人物。

中国最早新药专利海外授权的前世今生

早在1999年,被誉为“中国风投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便倡议深交所筹建创业板,深交所主板一度为此停发新股。然而新世纪初纳斯达克及香港创业板股指相继大跌,中国股市主板进入整顿期,创业板计划也戛然搁浅。在融资手段仍然匮乏的时代,微芯生物曾对在创业板上市融资寄予厚望,资本市场的异动让整个创业团队猝不及防。

为应对早期融资挑战,鲁先平博士于2006年将西达本胺的海外权益授权给一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虽然早期专利授权会因为风险因素降低产品授权的后期收益,但这个决定可能为微芯生物带来一定规模的资金收入,也成就了中国医药史上首次新药发明专利权授予海外的创举,大大提升了微芯和整个中国创新药领域的声誉与关注度。“当时西方发达国家及大型制药企业并不相信中国的医药、生物公司可以完成原创新药研发,所以我们授权的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创新药研发风险较大,早期通过海外授权也是将本土新药尽早推向全球市场的方式之一。”

相关政策的空白也是微芯生物在创业时期面临的巨大挑战。彼时国内药政管理体系主要针对仿制药开发生产,许多研发环节缺乏针对性政策规定,难以指导创新药物的研发。之后国家药监部门关于创新药物的定义和审评审批制度不断明晰,效率也不断加快。时光演进到2018年7月,药监局更是首次以征求意见稿形式发出临床试验申请改革的具体措施,规定申请者在接受通知后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即可按提交方案开展临床试验。“当初国外有一个与我们药物分子结构类似的苯酰胺类化合物,1期临床试验未得到理想数据,所以我们的合作伙伴曾过高估计了西达本胺的成药风险,其实这两个化合物在人体内的药代动力学机制有所不同。彼时这家企业在海外推进西达本胺的进程较慢,于是我们试图在2011年发起该授权的回购;虽然没有回购成功,但还是促进了合作伙伴将该药物在海外推向临床的速度大幅提升。”西达本胺于今年年底将在美国进行关键性注册临床试验,并将于明年在日本提起上市申请

春暖花开的时代:后ICH时代的三步走展望

与西达本胺上市的历程相比,该药物从2015年正式上市后,仅1年时间便被纳入国家医保体系。“这反映了医保体系的积极改革方向,即医保真正支持的是能治病救人、安全有效可控的药物。”其实医保体系的高效迭代只是一系列利好政策中的代表之一。2017年中国加入ICH,更是中国生物医药产业与相关监管政策改革发展的厚积薄发。“其实中国在过去多年中一直是ICH的观察员,这是中国医药行业与国际规范市场国家标准接轨的结果,为未来中国产品更加顺利进入规范市场奠定了基础。”

鲁先平博士认为在过去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不少制药企业在早期研发、生产质量控制、临床研究水平阶段,已经按照ICH规范在操作了。而从2015年开始,一系列利好政策包括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注册和审评审批改革、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等等,让人看见中国药物评审规范整体不断向ICH体系靠近。“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中国化学制药行业的整体研发、生产质量保障体系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已经有一些制药企业的原创新药,在开展安全评价工作和临床前研发工作时,尝试或成功在本土和美国、欧盟同时申报。”

鲁先平博士表示加入ICH集中体现了中国医药研发产业的恢宏愿景,但这只是第一步;之后监管机构和医药企业还需要按照相关标准实施执行,并与国际接轨;第三步才能实现国与国之间药品流通的标准认证和认可。

【西达本胺简介】微芯生物自主研发的具全球专利保护的全新分子体、国际首个亚型选择性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口服抑制剂、国家1.1类新药。2014年12月, 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其首个适应症为复发及难治性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同时,单药及联合其他抗肿瘤药物针对其他 血液肿瘤、实体瘤及HIV的临床研究正在美国、日本、中国大陆地区及中国台湾地区等地同步开展。

绿皮火车到高铁:期待本土创新药跑赢全球上市专列 

默沙东研发的9价宫颈癌疫苗上市申请于今年4月20日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管督管理局受理,短短8天后便获批上市。这只是近年来被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的药品之一。新世纪以来,不论是本土原创新药上市还是海外创新药进入中国市场,审批效率的提升都堪比从绿皮火车到高铁的飞跃。2001年-2016年,发达国家批准上市的数百种新药,在中国上市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近10年在我国上市的典型新药上市时间也比欧美平均晚了5-7年。而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新一轮药品审评审批政策改革带来了巨大变化,追平全球新药上市速度的势头明显。2017年总局批准上市药品中,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的品种超过13%。

在海外药物加速进入本土市场的同时,鲁先平博士也非常渴望中国本土新药能跨越诸多困难,尽快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创新药研究成本也在与日俱增,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优势,所以中国创新药品价格通常大大低于欧美同类创新药。目前欧盟、美国、日本上市药物进入中国只需要完成桥接性临床试验,而中国上市药物进入外国市场仍要从零开始完成诸多临床前及临床试验。我相信中国加入ICH后会促进整个行业的研发和临床试验水平提升,只有国与国之间互相认可彼此的研究成果,相关的研究数据才能在多国之间流通,并促进中国首批原创药物尽快进入国际市场。”

回顾创业17年来的酸甜苦辣,鲁博士不由感叹,一个人甚至一个团队终其一生,也许只能看到一个新药的成功开发和上市。“人类仍面临着数量众多的疾病无法根治,因此在研发、评价优质仿制药的同时,我们还需要不断尝试研发创新药,从而治愈更多的病患,或者将更多的重大疾病变为可以医治的慢性病。目前中国药监政策和国际规范市场国家的相关机制已做到基本接轨,预期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的执行效率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水准,并迎来更加合理的支付和医疗体系。中国本土拥有数量众多志同道合的药物开发科学家,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砥砺艰辛的价值选择,再加上积极向上的相关行业政策指引,我相信未来会对医药产业的发展释放无穷的潜能。”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