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教授等CRISPR先驱如何评价基因编辑婴儿?

▎学术经纬编译整理

昨日,基因编辑婴儿的新闻一经传出,就引来了许多科学家们的评论。作为CRISPR技术的两位先驱,张锋教授和Jennifer Doudna教授也在第一时间发声。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里,我们来听听两位专家的点评。

张锋教授:

尽管我承认HIV是一个全球性的威胁,但在目前这一阶段,用编辑胚胎敲除CCR5,依然是风险大于潜在收益,更不用说敲除CCR5可能让人更容易受西尼罗河病毒的感染。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为了防止HIV从父母传输到未出生的婴儿,我们已经有了常用的高效方法。

这项研究的意图是将经过修改的胚胎植入体内。考虑到目前这一技术所处的阶段,我认为应该暂停这一尝试,直到我们充分考虑了安全性上的需求。

我不仅认为这项研究充满风险,还为这项试验缺乏透明而感到深深的担忧。无论是基因编辑还是其他什么技术,任何医学进展都需要谨慎和详尽的测试,需要与患者、医生、科学家、以及其他群体进行公开的讨论,需要以公平的方式实施。针对那些弱势群体的医学进展则尤其应当如此。

2015年,国际性的研究社区指出,如果缺乏“对于恰当性的广泛社会共识”,任何对于生殖系的编辑都是不负责任的(这是2015年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的共识宣言)。

我期望即将到来的峰会能成为深度对话的论坛,并就全球社会能如何从基因编辑中得到最佳收益而提供指南。

Jennifer Doudna教授:

目前的全球共识是CRISPR-Cas9不应在当下用于人类生殖系的编辑。负责这项工作的研究人员需要切实解释为何打破这一共识。对于公众则有以下几点需要考虑:

  • 这项临床结果还没有发表在任何同行评议的科学文献上

  • 因为这些数据还没有得到同行评议,基因编辑的忠实性还无法评估

  • 迄今为止对于这项工作的描述强调了这样一个紧迫的需求:我们应该将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限定于有明确医疗需求,且没有其他医疗手段可行的案例。这正是美国科学院的推荐

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希望这一新闻不要损害到目前使用CRISPR技术的重要临床试验,它们能治疗成人和儿童。关于基因组编辑技术的公开透明讨论也应当继续,接下来三天在香港举办的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就将做这样的探讨。

注:学者照片均来自所属科研院所

参考资料:

[1] CRISPR inventor Feng Zhang calls for moratorium on gene-edited babies, Retrieved November 26, 2018, from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465/crispr-inventor-feng-zhang-calls-for-moratorium-on-baby-making/

[2] Update: CRISPR co-inventor responds to claim of first genetically edited babies, Retrieved November 26, 2018, from https://news.berkeley.edu/2018/11/26/doudna-responds-to-claim-of-first-crispr-edited-babies/


癌症突破

抗癌疫苗 | 癌症地图 | KRAS | 酒精 | CAR-T 2.0 | 单细胞CAR-T | 外泌体 | 白血病免疫疗法 | 膳食纤维与肝癌 | 中年危机 | 液体活检

智慧之光

大脑逻辑 | 母爱 | 脑细胞 | 阿兹海默病血检 | 孤独 | 可乐 | 生酮饮食 | 阿兹海默病毒假说 | 大脑抗衰老 | 麦克阿瑟天才奖

热门前沿

膳食纤维 | 人工智能 | 耐寒 | 维生素D | 脂肪治疗 | 细菌耐药 | 性别逆转 | 延年益寿 | 细胞分裂 | 减肥新方 | 单染色体酵母 | 吃不胖的方法 | 精准医学 | 单性生殖 | 胚胎发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