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迪龚兆龙博士:高效开展临床试验,我们还需要做什么

▎药明康德/报道

【编者按】 临床试验作为新药研发过程中时间、人力和资金投入最多的关键环节,如何高效开展临床试验,在中国创新药研发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显得愈加重要且紧迫。

近几年,随着国家药监局一系列鼓励创新的政策落地,中国在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中国药监局加入ICH,被认为是中国在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方面与国际全面接轨的重大进展。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创新药春天的到来,越来越多的新药项目已经处于或者正在进入临床研究阶段。但与之不同步的是,国内临床研究能力和资源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尤其是经验丰富的研究者的稀缺,仍然是制约我国临床水平提高的关键因素。

那么,目前中国临床试验体系还有哪些亟待提高和改善的空间?研发企业该如何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对于一家正在开展临床研究的企业来说,他们在寻找临床试验基地、主要研究者(PI)以及合作伙伴的过程中,又有着怎样的经验和体会?基于这些话题,药明康德专访了思路迪医药龚兆龙博士,来听听他对于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的一些体会和见解。

龚兆龙博士现任思路迪医药首席执行官。他在1998~2008年间曾任美国FDA新药审评员,2008年回国后曾先后担任昭衍新药研究中心首席技术官、莱博药业首席执行官,以及百济神州新药开发和药政事物副总裁。龚兆龙博士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96年获美国纽约大学毒理学博士学位,1996~1998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从事博士后研究。

据龚兆龙博士介绍,思路迪与康宁杰瑞联合开发的新一代PD-L1抗体新药KN035是目前全球唯一进入临床开发的皮下注射PD-1/PD-L1抗体 ,与已经上市和在研的PD-1/PD-L1抗体新药相比,具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优势 。KN035在美国、中国和日本开展临床开发,目前已经进入3期临床研究。

以下为访谈实录:

药明康德:您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临床试验能力和水平?

龚兆龙博士:随着近几年的改革,我国整体临床试验水平提升很快。主要包括几方面:首先,临床试验相关产业链不断完善,专业CRO、中心实验室、数据管理机构以及SMO等相关产业逐步建立,水平不断提高,这对于整体临床试验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二是国内各专业的PI水平不断提高,他们参与很多国际临床试验,同时担任国内大量新药临床试验的PI,在参与全球创新药的研发过程中,他们能力和水平提升非常快,有些领域国内的PI已经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

三是政策的引导。中国药监局加入ICH后,国内临床试验的标准也与国际化标准接轨,遵守国际的游戏规则,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在这样的全球标准下,中国的临床试验数据将被国际认可,用于支持全球申报。

药明康德:您认为,在临床试验能力上,中国与发达国家还存在哪些方面的差距?国外在开展临床试验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地方值得我们借鉴?

龚兆龙博士:思路迪同步在美国、日本和中国开展临床试验,整体感觉国内还有一定差距。就整个临床试验体系来说,国外有比较完善的临床试验体系。国内在硬件上与国际接轨较好,但软件上还需要进一步提高;在人员方面,目前国内涉及临床试验各个方面的有经验的人员都非常短缺。在细节管理方面,国内虽然有了相对完整的管理制度和SOP,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很多细节的把握方面还需要提高和改进。

药明康德:从您的实际工作感受来看,您认为医药企业开展临床试验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龚兆龙博士:主要有三点,一是如何找到合适的、且具有国际临床研究经验的PI,因为研究者是决定临床试验质量的核心因素。目前国内有经验的PI非常稀缺,一位有经验的PI同时承担大量临床试验项目,工作压力非常大。目前国内大量创新药进入临床研究阶段,有经验的PI和临床试验基地严重不足。尽管国内近两年已经做出很多努力来改善,但短期内还是跟不上。二是寻找能够帮助我们把临床试验快速往前推进的CRO。目前国内真正有经验、有能力、有资源的CRO并不多。三是公司内部团队的建设,即便有了好的PI和CRO,公司自身也需要专业的团队来做好沟通交流和管理,才能把临床项目做好。

药明康德:中国临床试验资源非常丰富,您认为是否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为什么?

龚兆龙博士:从病人资源来看,中国的资源非常丰富,比如每年新增的肿瘤病人就有四百多万。但如何把符合条件的病人引导至临床试验中,路径还不是很畅通。主要问题是信息不对称,大量病人在基层医院,而临床试验大都在大型三甲医院开展。如何打通路径,让合适的病人进入临床试验中来,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做。近两年,国家监管部门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如放开临床试验机构等。但这些改革在中国还面临一定挑战,多数基层医生尚不具备开展临床试验的能力。

药明康德:您是否了解,有哪些新的技术方法或模式,可以帮助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

龚兆龙博士思路迪的商业模式是诊疗一体化,我们有诊断和新药研发两个业务板块。诊断数据对于提高临床试验效率是有帮助的。在诊断过程中符合条件的病人可以进入临床试验中。而真正的大数据是国家层面包括卫生、社保部门的大数据,比如全国的医院如果通过联网体系将数据连接起来,并合理利用,会给病人带来更多参加临床试验的的机会,从而将能够大大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在中国,很多患者非常想参与临床试验,研发企业、PI也在寻找患者资源,但双方的信息还不是很通畅。此外,我相信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等也能够发挥很多作用,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

药明康德:您预期,中国的临床试验水平未来几年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依据是什么?

龚兆龙博士:临床试验是一门涉及多学科的实践科学,做得越多经验越多,所以中国的临床试验水平未来一定会全面提高。一方面,在开展临床试验的过程中,整个临床试验体系会逐步完善;二是人员的培养,随着更多临床试验的开展,未来也会有更多的有经验的从事临床试验的专业人才;三是从产业链角度来讲,包括药企、CRO和临床试验基地等在内的各相关方,随着不断的磨合,相互的配合协调也会越来越好。

药明康德:贵公司是如何协调和开展临床研究中的外部合作?效果如何?对此您有何体会?

龚兆龙博士:我们寻找合作伙伴,首先考虑是质量,要求质量达到国际标准,同时考虑包括体系、人员以及临床机构资源在内的各项能力。在合作中与合作伙伴的沟通协调非常重要。目前我们的项目推进速度很快,与合作伙伴关系处理也很好。

药明康德:对于抗肿瘤药物的临床试验,贵公司是如何选择第一个适应症的?优先开发的标准是什么?

龚兆龙博士:做药的最终目的是让安全有效的药物尽快上市,让患者获益。新药研发企业在选择适应症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未来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是什么,这非常重要,因为一款药物从开始临床试验到上市需要数年时间,到那个时候患者需要什么样的治疗,这是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首要问题

思路迪选定的第一个适应症是胆道癌。胆癌在中国发病率高,而且恶性度高,目前在全球除了标准化疗,尚无好的治疗手段。考虑到单药治疗对于患者并非获益最大化,因此我们采用的是联合治疗。

药明康德:最后,能否分享下您在开展创新药临床试验过程中,有哪些比较重要的体会或经验?

龚兆龙博士:首先,建立完善的体系至关重要,这是保证临床试验质量的关键。二是,合理地进行资源的整合,包括与各个合作伙伴开展有效的合作。三是加强沟通,包括与CRO、临床基地及PI的沟通等,这一点在中国尤为重要。四是加强人才培育保证有足够的专业人员参与临床项目。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