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局者成功基因:重塑医疗创新铁三角——专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蔡江南教授

▎药明康德/报道

【编者按】大健康生态圈蓬勃发展的今天,医疗创新的蓝海大战蓄势待发,拥有不同背景与优势的创业者纷纷抢滩生命科学的朝阳产业。科学家创业打造原创新药与研发服务平台方兴未艾,互联网巨擘开启万物互联时代的新业态,跨行业资本也跃跃欲试。各种创新模式和产品层出不穷,如何在蓝海中觅得先机,谁将成为笑傲风云的创新者?来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教授,从医疗创新的三角理论以及医疗技术本身的发展阶段深入剖析,为我们一一破题解局。

蔡江南教授1997年获得美国布兰戴斯大学社会政策博士,在中美两国高校、咨询公司、政府部门从事近30余年卫生经济政策教学、研究和咨询工作,曾获2002年美国卫生研究学会最杰出文摘奖,并参与美国医保制度改革方案的设计、实施和评价,以及中国新医改方案的研究工作。

医疗创新版图的中坚人群画像

药明康德:请您描述一下医疗创新领域的不同创新群体的优势与劣势,并为搅局式创新提供一个清晰的定义。

蔡江南教授:医疗行业的创新人群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来自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的科学家,他们拥有专业的知识储备和技术创新潜力,但在商业成果转化阶段常常遇到瓶颈。第二类则是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开始将触角伸向大健康领域,这些创业者相对于科学家更善于发现并解决用户需求的痛点,但因为技术资源参差不齐可能难以取得有实质性的创新成果。第三类创业者则拥有更加多样化的职业背景,他们通常资本实力雄厚,并且发现了大健康领域的市场空白和需求,但也面临着与第二类创业者相同的挑战,最终不容易做到真正的创新并找到价值。

因此我认为全面的医疗创新要具备三个要素。第一个因素是创新本身,某种新产品在技术、管理、商业模式、政策等层面,与现有同类产品相比拥有差异化优势。第二个因素则是最终价值的提升,也就是性价比提升,即产品使用价值与费用和成本的比较;性价比包含了性和价两个因素,每个人选择的商业路线有所不同,不论高端产品还是低端产品都可以拥有很好的性价比,并成功扩大市场份额。第三个因素是产品的市场需求,即消费者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和潜在购买力市场,而不是消费者无限的购买需要和欲望,后者对企业的生存空间和实际意义很有限。

只有满足三者才能算是真正成功的创新,单纯的创新产品不一定有市场为你买单,有人买单的产品也未必有真正的使用价值,只有同时满足三者的创新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搅局式创新:提升产品性价比、锁定全新的消费者群体、或者为客户提供更多便利,而非盲目追求技术高大上。此外,创新在技术、商业模式、制度三个层面也都要打通,创新产品需要得到投资人的认可,运营还要符合相关政策法律。比如,中国的诚信记录体系仍处于初创阶段,根据国务院最新颁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建设,开展部分常见病诊疗&慢病复诊,所以在线医疗企业仍然面对诸多法律壁垒。

创新三角理论(图片来源:蔡江南课题组)

初创新锐如何搅局行业龙头?

药明康德:请您从多年的研究和观察实践中,举一些与医疗创新相关的典型案例。

蔡江南教授:首先我想谈一个至今尚未大获成功的例子。中国作为胃癌高发国度,胃镜检查具有广阔的市场。普通胃镜留给大众的印象通常很痛苦,而传统的无痛胃镜则因为中国麻醉师缺乏而推广受限,所以智能胶囊胃镜可以为病患带来新的选择。这类智能胶囊内置高清反光摄像头,通过磁控调整拍摄位置,可在电池续航期内拍摄消化道内数万张照片,且病人全程没有痛感。该技术上世纪末已在西方问世,而今有中国企业成功研制并将其推向临床,所以从技术上说这种国产胶囊胃镜无疑是一种创新。然而这类产品在中国上市后却一直不温不火,为何难以把潜在市场转化为现实市场呢?

从不同种类胃镜的性能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传统胃镜虽然让人感到痛苦,但检查比较彻底且可同时完成息肉等切除手术。胶囊胃镜虽然无痛易行,但在人体内的拍摄精度远低于传统胃镜,且上万张图片分析量也很大,也不能同步进行手术。目前我国80%的市场体检份额还在大医院,独立第三方体检机构有限。

另一个则是非常成功的例子。山东有一家规模并不大的民营骨科医院,只有30张床铺和8个外科医生,且没有任何国内的知名外科专家。但这家企业却将包括诊疗、康复、护理、心理疏导在内的服务流程做到极致。包括膝关节置换在内的一些骨科手术疼痛度很高,病人术后下地行走的时机不能拖延太久,还要防治血管堵塞等并发症,所以术后康复的专业与爱心都非常重要。这家医院让医生专注于手术与学习,而病人护理康复工作则完全交给专业的护士、护工、营养师和保安,细心做好疼痛管理,帮助病人上下床和轮椅、24小时周到看护、为病人制定个体化养餐、多重保护病人隐私。这家医院仅成立一年半之后就实现了收支平衡,两年之后开始盈利。

我们可以想想他们究竟从哪个维度实现了搅局式创新。传统模式下,病人开刀特别期待找到外科专家,然而三甲医院的术后康复及疼痛管理专业程度则不一定理想。因此这家医院的优势是推出一种全新的服务模式,即为病人提供规范化、个体化服务方案,提升病人的整体就医体验以及康复速度,无疑是医患双赢的价值典范思想。而普通的骨科手术价格区间不算太高,民营医院的收费即使超过公立医院,也大都在病人可接受范围之内。因此这个案例就是创新、价值和市场三点的完美结合。

▲医疗技术创新(图片来源:蔡江南课题组)

解构“金字塔”分级诊疗   畅想精准医疗大蓝图

药明康德:从您的观察和分析来看,医疗创新远不止新药、新疗法、新型医疗设备的研发,还有太多的破题空间。您觉得从在宏观层面上,怎样才是层层递进的搅局式创新之道呢?

蔡江南教授:医疗技术本身的创新有三个阶段,使产品逐步趋于简单、便捷、高性价比。第一个阶段是直觉医疗,医生没有从病患的浩繁医疗数据中找到规律和数据,只有经过长期培训和经验丰富的医生才能成为疑难杂症的专家,并且大都集中在三甲医院,有时更换一个医生就很难产生相同的诊疗效果。而且专家诊疗模式不仅昂贵,病患就诊的效率也有限。第二个阶段是循证医疗,医院已经找到了增值服务的规律,并且形成了程序化标准化模式,一个小型诊所雇佣普通医生就能够实现规模化诊疗。

精准医疗则是第三个阶段,医患可以通过辅助网络,在一个诊疗平台上进行知识和就医体验的交换,产生医患之间、病患之间的互动,最终根据不同症状促进个体化诊疗方案实现。这种场景下,既有大专家坐镇处理疑难杂症,也可通过全科医生诊治普通疾病;甚至可以让病人实现自我管理,其实许多慢性病患者和家属就处于这个阶段,通过自发的医患、患者之间的网络,来寻求现有医疗资源环境下的最优解。另外人工智能也可以通过机器学习的深度算法辅助诊断,比如广州妇儿医院正在研究儿童发烧的人工智能诊断方,发烧背后可能有数百种病因,人工智能则有望帮助基层医生做出正确判断。

药明康德:您觉得搅局式创新理论对于医药企业和医疗改革创新有哪些启发,又有哪些畅想?

蔡江南教授:搅局式创新通常由初创型企业或者成熟型企业内的独立单元完成,需要企业创造开放平等的文化,鼓励言论自由和创新思想,从而提升效率并且纠错。中国数千年来适应于大一统的文化思维模式,所以在很多语境和场景下并不喜欢不同的声音。同样,成熟企业也倾向于适应一种既有的思维方式和产品制造流程,但是大家要正视这个新技术层出不穷的时代,以及各种新技术的出现和到来。你是否允许企业内部为新思维、新产品释放空间?是否可以包容年轻的挑战者?比如企业可以建立一个创新实验室,并根据每个企业自身的情况提出分享机制,大企业完全有资源来完成这种实验模式。

其实我相信每个成功企业在初创时,或多或少都是一个搅局创新者,难得的是保持一种短平快的创新模式并不断挑战自己,让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拥有更高的性价比。如果企业最后丧失了这种洞察力,就可能被竞争对手的高性价比产品或服务挤掉竞争市场。通常大企业船大调头难,而小企业则容易转变。

我最近就参加了一些涉及医疗改革的会议,我觉得国家医保面临的挑战,是从总量控制转向结构调整,从量变到质变。这就包括了医疗技术、商业模式管理、政策法规三个结构层面,而搅局式创新对于这三个层次的改革都有启示作用。之前提到的民营医院经营模式就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意义,在服务层面提升性价比并且为用户提供方便,就可以促进医疗资源的去中心化,而非单向性集中于北上广的虹吸效应。我相信这就是医改最终的目的,毕竟各种新疗法和新药物价格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医保的经费和资源有限,一定倾向于首先支付高性价比产品,因此我们一定要从医保、医疗和医药三方提升各个层面医疗模式的总体性价比。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