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干扰免疫系统,影响药效?安全问题再起波澜

肠道微生物组被认为在调节人体整体健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越来越多消费者试图“补充、调节”自身的肠道健康,易于购买的益生菌补充剂的消费增长快速,甚至被过度使用。

但有关益生菌的治疗益处一直争议不断,一些科学家还担心益生菌可能会影响其他药物在体内的作用。在标准治疗方案之外,消费者自行服用益生菌补充剂的行为,可能会对他们的医疗结果产生严重影响。近期的一项研究再次把这个问题带到了大家面前。

图片来源:123RF

新研究表明益生菌可能干扰免疫反应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和帕克癌症免疫疗法研究所合作,报告了第一项关于饮食、微生物组和免疫疗法效果三者关联的研究。他们发现,在黑色素瘤患者中,如果患者同时服用益生菌补充剂,他们对免疫疗法有反应的几率会降低70%。这一数据提示,益生菌可能会破坏肠道中所谓的“好”细菌的平衡,并干扰免疫反应。

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院的免疫学研究员Eran Elinav教授指出,这次的研究结果和他的结论“完全一致”,他和团队去年发表于《Cell》的研究表明,患者在接受抗生素治疗后,益生菌补充剂反而阻碍了受试者肠道微生物组多样性的恢复。

由于这是一项初步研究,也有一些专家认为“说益生菌干扰免疫疗法还为时过早。”目前研究人员正在扩大研究规模探索益生菌的影响,还正在与Seres Therapeutics公司合作,研究特殊菌株组合的益生菌口服药物能否改善免疫疗法反应。

益生菌安全性再遭质疑

随之再次进入人们视线的还有安全性问题。在哈佛医学院教授Pieter Cohen博士看来,这项研究则是一个强烈的提醒信号,“毫无疑问,益生菌会对免疫系统产生影响,而且我们几乎没有数据证明这些微生物确实可以改善健康状况。”

针对益生菌缺乏安全保障的问题,前不久他也曾在《JAMA Internal Medicine》发表文章。Cohen博士指出,由于微生物固有的感染性质,益生菌补充剂可能会对某些人群带来风险。已经有很多病例报告中提到了严重不良事件,如真菌血症或菌血症,特别是在免疫受损的群体中。 然而,由于大多数益生菌临床试验都缺乏对不良事件的结构化报告,也缺乏对上市后安全性监测的有效系统,益生菌补充剂造成的确切的机会性感染率尚不清楚。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风险是对细菌耐药的影响。益生菌可能对抗生素具有先天或后天的抗性。在体外试验中,已经有证据表明益生菌中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可以转移至其他细菌中。虽然目前认为这种耐药性不太会转移到人体肠道中的其他细菌中,但在个体因益生菌发生机会性感染并需要治疗的情况下,就会带来耐药风险。确保益生菌菌株不携带相关耐药基因仍然非常重要。

此外,劣质益生菌补充剂还会引起额外的安全问题。尽管美国FDA已经制定了膳食补充剂生产规范,但生产商却未必合规操作。比如FDA在2017年度核查了656台生产各类膳食补充剂的设施,发现超过一半有违规问题最常见的问题包括产品纯度、成分等不明确,还出现过其他菌群污染。另外,2014年就出现过一例婴儿服用有污染的益生菌补充剂后感染身亡的悲剧。

图片来源:123RF

专家呼吁避免随意服用益生菌

在不同的补充剂中,益生菌的具体菌株千差万别,甚至同一款产品的不同批次,菌株组合也无需保持一致。这意味着,人们吃下去的益生菌可能变化很大。而不同的益生菌菌株和药物的相互作用又各不相同,有些可以协同增强治疗效果,有些则会阻碍药效发挥。

胃肠病学家Rishi Sharma博士指出,在一些特殊情况下,益生菌确实有潜在益处,例如有助于治疗肠易激综合征和其他胃肠道疾病,一些癌症患者也会服用益生菌来缓解治疗副作用,尤其是化疗导致的腹泻。但他建议,对患者来说,癌症治疗的整体目标更重要。“根据这项新研究信息,我会建议避免服用益生菌。而且关于益生菌确实有很多糟糕的数据。”

在癌症和免疫疾病等领域,调整肠道微生物组来提高疗效是热门研究方向之一,但关于益生菌的争议无疑仍将继续,年初《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和《柳叶刀》子刊也分别发表社论探讨,个体化的益生菌群可能是未来的治疗策略

但在阐明益生菌对免疫疗法和其他更多健康问题的确切影响之前,或许正如魏茨曼科学研究院Eran Elinav教授的担忧:“在缺乏真正的医学证据的情况下,普通公众服用益生菌的行为令人强烈质疑。”MD安德森外科肿瘤学Jennifer Wargo博士也提醒,“希望人们明白,柜台上那些无需处方即可购买的益生菌不是必需的,它们可能没有用处,甚至可能伤害你。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查看)

[1] Probiotics are touted as good for the gut. They may be trouble for the immune system. Retrieved April 16, 2019,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19/04/02/probiotics-are-touted-as-good-for-the-gut-they-may-be-trouble-for-the-immune-system/

[2] The gut microbiome (GM) and immunotherapy response are influenced by host lifestyle factors. Retrieved April 16, 2019, from https://www.abstractsonline.com/pp8/#!/6812/presentation/4578

[3] Pieter A. Cohen. (2018). Probiotic Safety—No Guarantees. JAMA Intern Med, 10.1001/jamainternmed.2018.5403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推荐阅读

预测癌症免疫疗法效果,除了PD-L1还需要哪些生物标志物?

柳叶刀·肿瘤学:晚期卵巢癌总生存大幅延长!尼拉帕利疗效再添新证

柳叶刀:达芬奇画的大脑,竟然带来这些突破性发现

有望告别每年接种,通用流感疫苗首次人体试验启动

点个“好看”,分享医学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