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无酒不成席,喝多少算适量?

过年阖家团圆,走亲访友,难免要推杯换盏。平时就好酒的,容易喝多,没有喝酒习惯的,被劝酒也很是左右为难。

那么,喝多少才不会过量?有没有”拒酒“的好理由?过去一年这几项关于”酒“的重要研究,或许能给你带来帮助。

▲逢年过节难免喝酒庆祝(图片来源:pixabay)

柳叶刀 | 195个国家地区研究显示:喝酒没有适量这一说!

人们一般认为,小酌怡情,不会伤身。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这项研究显示,饮酒并没有一个“安全”的界限,即使是少量饮酒也会造成健康损害。

由多家机构的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评估了20年间195个国家和地区的酒精相关健康结果和模式,共纳入了2800万名调查对象以及近65万有记录的健康信息。来自40多个国家,超过500名合作者为这项研究做出了贡献。

结果显示,在全球范围内,饮酒是2016年死亡和致残的第七大风险因素。在15-49岁的人群中,更是高达12%的男性死亡与饮酒有关,女性相关死亡率为3.8%。在这部分人群中,酒精导致的致残风险在女性中为2.3%,男性为8.9%。对于50岁及以上的人群,酒精相关的死亡原因主要是癌症,占女性总死亡人数的27.1%,以及男性总死亡人数的18.9%。

另外。根据这项新的分析,要达到不影响身体健康的程度,每周平均饮酒量需要是零,也即完全不能喝酒论文高级作者,华盛顿大学Emmanuela Gakidou博士表示,”完全戒酒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损害健康的总体风险。

▲别再劝酒啦,哪怕”只喝一点“都不健康!(图片来源:Pexels)

柳叶刀 | 每天2杯酒,寿命短2年!19国6万人研究显示,大多数指南的饮酒上限仍太宽松 

全球不同国家地区的饮酒量限制指南差异很大。《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建议成年男性每天所摄入纯酒精不超过25克(相当于750ml啤酒,250ml葡萄酒,介于美国和英国的指南限量之间),成年女性每天不超过15克,儿童少年孕妇等特殊人群不应饮酒。

《柳叶刀》发表的一研究成果,提示了关于饮酒限制的全新洞见。研究比较了全球19个国家约60万名目前饮酒者的健康状况和饮酒习惯,得出以下数据:“低风险”的饮酒量上限为,每周(不是每天!)饮酒量约100g纯酒精,相当于4瓶750ml的啤酒或4杯250ml的葡萄酒。

如超出这一限制,可能会导致较低的预期寿命。根据饮酒量的多少,相关的寿命缩短达到6个月至5年。与每周喝酒但少于100g(纯酒精含量)的人相比,每周饮酒量在100-200g的人40岁时预期寿命减少6个月;每周喝200-350g以及350g(相当于每天2杯250ml的葡萄酒)以上的人群,40岁时的预期寿命分别减少1-2年和4-5年。

不同饮酒量对40岁以上人群造成的期望寿命损失:饮酒越多,折寿越多。(图片来源:Lancet)

此外,酒对心血管健康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友好”。酒精摄入与中风,心力衰竭,致命性主动脉瘤,致命性高血压疾病和心力衰竭的风险升高有关。

这些数据支持比现有指南规定值更低的“低风险”饮酒量上限。英国心脏基金会高级营养师Victoria Taylor强调,“我们一定要记住,指南中列出的饮酒量是一个限制,而不是一个目标,饮酒量应该尽量低于这个数值。”

BMC公共卫生 | 饮酒对健康弊大于利,但中年人喝酒很少考虑这点

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BMC Public Health》的一项研究表明,对于没有酗酒问题的中年饮酒者(30-65岁),喝酒时很少甚至不会顾虑饮酒对健康的影响。

来自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者们对13个研究进行了分析,发现没有酗酒问题的中年饮酒者,饮酒行为会受到得体程度、性别和是否有他人在场等因素的影响。比如,某些饮品被认为更适合女性,其他一些则更适合男性;在家中饮酒与女性相关性较高,在公共场合饮酒则与男性相关性较高,也就是所谓的“应酬”。然而,对健康问题的担忧不在影响因素之列。

研究的通讯作者Emma Muhlack女士说:“健康居然不是中年人饮酒时的重点考虑因素,这一点很让人惊讶。即便他们考虑健康时,也通常会以自己的经验作为参考标准,比如自己喝太多时会有什么感觉,而不是参照健康组织制定的指南。”

这并不意味着饮酒对他们的健康没有影响(相信上述两项研究已经明确了酒精的危害),作者建议通过公共卫生运动来减少中年人的饮酒量。

一言蔽之——不难发现,关于饮酒,主流学术界的观点是一致的:原本不饮酒的人,不必为了“适量饮酒有益健康”而去饮酒;已经有饮酒习惯的人,应该尽量减少饮酒的量。

参考资料(可上下滑动查看)

[1] GBD 2016 Alcohol Collaborators. (2018). Alcohol use and burden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The Lancet, 10.1016/S0140-6736(18)31310-2

[2] (2018). Risk thresholds for alcohol consumption: combined analysis of individual-participant data for 599912 current drinkers in 83 prospective studies. The Lancet, 10.1016/S0140-6736(18)30134-X

[3] Muhlack, et al. (2018). BMC Public Health, https://bmcpublichealth.biomedcentral.com/track/pdf/10.1186/s12889-018-5948-x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推荐阅读

益生菌是万金油,还是打水漂?JAMA和柳叶刀子刊同时指明新方向

JAMA发声:保健品是伪医学的重灾区!

BMJ:不吃早饭的人更瘦?专家热议早饭的重要程度是否被“神化”

2018全球最有影响力的饮食科学发现,看看你吃对了吗?

点“好看”,分享医疗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