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经验谈:阻碍细胞疗法发展的最大瓶颈是什么?| 专访

药明康德/报道

 

编者按:在生物技术领域,细胞疗法无疑是最受关注的焦点之一。这种创新疗法能将细胞引入人体,治疗疾病。BioTim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rian Culley先生就是诸多对细胞疗法充满热忱的专家之一。这名生物医药领域的老兵有着25年的行业经验,曾担任Artemis Therapeutics和Mast Therapeutics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如今在BioTime,他与同事们正在开发用于再生医学的细胞疗法。通过提供健康的细胞、组织、乃至器官,他们相信能对慢性疾病或退行性疾病展开治疗,带来潜在的治愈方案。

最近,药明康德开启了细胞疗法访谈专题,并与Brian Culley先生进行了一次详谈。在分享中,Brian Culley先生向我们介绍了BioTime的技术与愿景。

药明康德:Brian Culley先生您好,非常高兴有机会与您交流。在您看来,细胞疗法目前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

Brian Culley先生:我也很高兴能有机会得到药明康德的专访。在我看来,细胞疗法是一系列疗法的总称。由于衰老或创伤,人体内的某些部位会逐渐失去功能,而细胞疗法能重塑这些功能,因此有望成为退行性疾病的预防或治疗手段。目前,许多人正在研究不同的细胞疗法。

但驾驭细胞疗法要比使用小分子疗法复杂得多。目前,我们还没有太多获批的细胞疗法。但细胞疗法能做到小分子疗法所不能做的事情。比如骨髓移植算是一类细胞疗法,而它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成为了治疗某些疾病的标准疗法。因此我认为虽然小分子疗法的获批处于领先地位,细胞疗法的获批大潮也将到来。对此我很有信心。

药明康德:您提到细胞疗法能重塑许多人体的功能。具体讲,细胞疗法能治疗哪些疾病?

Brian Culley先生:细胞疗法有望治疗许多种不同的疾病,但它的主要治疗对象会是那些缺乏小分子药物,或是小分子药物不管用的疾病。比方说,我们很难开发出修复脊髓的小分子药物,但细胞疗法有希望恢复一些脊髓的功能。

此外,诸如癌症或是系统性炎症,比如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类风湿关节炎,或是克罗恩病等疾病,虽然有小分子疗法,但细胞疗法依然可以提供帮助。最后,细胞疗法可以用在骨髓和软组织修复,慢性损伤,以及其他和年龄有关的疾病上。

药明康德:细胞疗法的应用前景很广。那它的局限是什么?

Brian Culley先生:目前来看,较高的开发成本,不断改变的监管框架,以及运输和储存细胞制品的成本,都是细胞疗法的局限。但和其他疗法一样,突破这些局限的解决方案正在不断涌现。和这些障碍相比,细胞疗法带来的临床收益也更为明显。

另外,想要成功开发细胞疗法,一些技术也是必不可少的。我们需要有培育细胞和组织的能力,需要符合GMP标准的生产设备,需要递送细胞疗法的技术,需要有评估开发效果的方法,也需要相应的新型手术技术和医疗设备。

药明康德:在您看来,未来10年里,细胞疗法会出现怎样的演变?

Brian Culley先生:许多专家都预测,细胞疗法领域在下一个十年会出现一波进展。我们也期待在生产能力上看到显著的进步。具体来讲,我们希望看到灌封(fill-finish)工艺得到整合,以降低成本。我们也希望更好地了解不同的参数如何会影响到临床的结果。最后,我们还希望能找到更好的免疫控制方法,让异体组织能更稳定地得到移植。这对于细胞疗法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

图片来源:pixabay

药明康德:您多次提到生产能力。在您看来,生产能力是否依旧是限制细胞疗法发展的最大障碍?

Brian Culley先生:是的。在临床上,不少证据表明细胞疗法是一类非常充满潜力的疗法。因此对于细胞疗法来说,生产和运输可能是目前的最大障碍。这包括稳定生产细胞,以及如何给予患者。这也是BioTime决定内部开发GMP生产能力的原因。

药明康德:基因编辑技术和小分子药物能帮助到细胞疗法的开发吗?

Brian Culley先生:基因编辑技术在特定的条件下会非常有效。举例来说,在针对镰状细胞贫血病这种遗传病上,我们能用基因编辑技术开发自体疗法。但基因编辑技术并不适用于所有的情况。

至于小分子药物,我认为它会非常有帮助。如果我们同时有小分子疗法和细胞疗法,有人就会尝试两者之间的组合。一般来说,组合疗法总能带来较好的收益。但涉及多个活性成分的临床试验,在监管上可能会有挑战。

药明康德:您怎么比较细胞疗法和基因疗法的异同?

Brian Culley先生:从某些角度看,细胞疗法和基因疗法很接近,尤其是在制造环节上。但在供应链的处理,以及给药方式上,它们有着明显不同。但毫无疑问,无论是细胞疗法,还是基因疗法,都会在不同的应用中取得成功。

药明康德:我们再来聊聊您的公司吧。BioTime正在开发哪些细胞疗法?它们针对哪些疾病?

Brian Culley先生:我们的领先细胞疗法OpRegen®针对的是干性年龄相关黄斑变性(干性AMD),目前它处于1/2a期临床试验阶段。我们使用的是胚胎干细胞分化出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RPE),它能取代患者体内缺少的RPE细胞。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已经在视觉和眼科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in Vision and Ophthalmology)大会和美国眼科协会(AAC)大会上公布了OpRegen®的数据。

与其他细胞疗法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的细胞疗法平台使用的是未经过基因改造的普通多能细胞(normal pluripotent cells),它们有潜力形成数百种人类细胞类型,因此潜在的应用领域非常宽泛。此外,我们的细胞在理论上拥有无限的增殖潜力,这意味着这些细胞能分裂出足够多的细胞,用于患者治疗。

相关阅读:速递 | 囊获脊髓损伤和癌症细胞疗法,BioTime拓展研发管线

药明康德:感谢您的分享。在访谈的最后,您还有哪些内容想要补充?

Brian Culley先生:我想说目前所有的细胞疗法都面临着监管上的挑战。由于细胞疗法总体较为新颖,少有先例,因此有时监管的框架还不够精准。但监管部门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这点,并开始做出改变。

举例来说,美国FDA已经采用了一种新型的监管框架,能够根据非常好的安全性和初步的疗效,对细胞疗法产品做出有条件的早期批准。这能加速充满希望的疗法上市,对于缺乏疗法的患者而言意义重大。

在挑战之外,我们相信细胞疗法是生物技术领域中最令人激动的前沿之一。未来几年,将会属于细胞疗法!

点击文末“Read more”即可访问英文原文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大家关注的公众号越来越多,找不到“药明康德”怎么办?简单四步,将“药明康德”设置为星标公众号,问题即可解决。

就是这么简单,之后就可以方便的找到“药明康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