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AHA血压标准更新一年,JAMA连发数篇讨论年轻人目标值前移是否必要

“对于识别和治疗心血管事件风险较高的人群,新的血压指南标准具有长期益处。”

全球超过11亿人患有高血压,如果采用ACC(美国心脏病学会)/AHA(美国心脏协会)去年发布的130/80mmHg新标准,患者数量将更多。

干预时机前移的指南建议,对血压管理策略,尤其是中青年人群的血压管理,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时值ACC/AHA高血压诊断标准更新一年,近日JAMA连发两篇研究和多篇相关社论。两项研究分别来自杜克大学和首尔大学,均采用新标准评估了40岁以下中青年高血压与早发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关联。

本文来源:康健新视野

图片来源:123RF

杜克大学19年随访:新标准有助于长期CVD预防

杜克大学社区与家庭医学教授Yano博士及其团队对4,851名40岁前测量血压的年轻成人进行了长期随访,追踪他们是否发生严重心血管事件。这些受试者来自始于1985年的年轻成人冠状动脉风险发展研究(CARDIA),50%为非裔美国人,55%为女性。对心血管结局开始进行随访时,平均年龄为35.7岁。

根据2017年ACC/AHA血压标准,受试者被分为四组:

  • 血压正常:收缩压<120,舒张压<80;2574人

  • 血压升高:收缩压120-129,舒张压<80;445人

  • 1级高血压:收缩压130-139,舒张压80-89;1194人

  • 2级高血压:收缩压≥140,舒张压≥90;638人

在近19年的中位随访期内,共发生了228例心血管疾病事件,其中冠心病109例,中风63例,心力衰竭48例,外周动脉疾病8例。

研究表明,随着血压水平升高,心血管疾病发生率也持续增加。多变量调整后,相较于血压正常的人群,40岁前血压升高、1级高血压和2级高血压的中青年患者,后续心血管疾病风险显著升高,分别增加67%、75%和249%!

Yano博士表示,“这是第一次评估新标准所定义的高血压是否应该被年轻人视为严重问题的潜在前兆。尽管这是一项观察性研究,但它证明了,对于识别和治疗心血管事件风险较高的人群,新的血压指南标准具有长期益处。

250万韩国人群研究验证新标准

另一项来自首尔大学的全国队列研究,则收集了近250万名20-39岁的韩国人群数据。受试者平均31岁,32%为女性。2002-2005年间对受试者两次测量血压,并于2006年1月1日开始随访,直至受试者被诊断出心血管事件,或死亡,或截至2015年12月31日。与杜克大学研究分组一致,根据新的血压标准,韩国受试者同样被分为了四组。

在10年的中位随访期内,共观察到44813例心血管疾病。与血压正常者相比,基线1级高血压(收缩压130-139,舒张压80-89)男性患者的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25%,冠状动脉心脏疾病风险增加23%,中风风险增加30%;基线1级高血压女性患者的以上各项风险,则分别增加27%,16%和37%。基线2级高血压患者的结果相似。

这项研究在韩国年轻人群中同样表明了,根据2017年ACC/AHA标准定义的高血压年轻成人患者,后续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

图片来源:pixabay

最佳血压目标与治疗决策的天平

在JAMA同期社论中,波士顿大学医学院教授Vasan Ramachandran博士指出,目前的疾病知识与年轻成人的血压管理之间还有很大差距。引发高血压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他解释说,“文化、习俗、饮食、医疗保健状况、长期或慢性压力对身体的损耗等社会因素,都会影响年轻人的血压。”同时,多项因素对年轻人高血压治疗决策的影响,也需要更清晰的标准,包括个体特征、长期(30年,而非10年)心血管疾病风险,以及血压引起的心脏、肾脏、眼睛等靶器官损害。

Ramachandran教授认为,“对于血压水平不正常的年轻人,需要同时考虑潜在临床获益以及长期降压治疗可能造成的伤害,来明确界定最佳血压目标。定期检测血压,简单的生活方式干预如体育锻炼和避免超重,都可能有助于年轻人保持最佳血压水平。”

弥合这些关键知识的差距可能有助于确定如何、何时以及采取哪些措施,从而帮助人们在整个一生中保持最佳血压。Ramachandran教授说,“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成为当代儿童和年轻人及其未来后代的公共卫生财富。” 

参考资料

[1] High blood pressure poses heart/stroke event risk for people under age 40. Retrieved November 6, 2018,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8-11/dumc-hbp110218.php

[2] Elevated blood pressure in people under 40 poses hazard of developing CVD prematurel. Retrieved November 6, 2018,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8-11/buso-ebp110518.php

[3] Yuichiro Yano, et al., (2018). Association of Blood Pressure Classification in Young Adults Using the 2017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Blood Pressure Guideline With Cardiovascular Events Later in Life. JAMA, 10.1001/jama.2018.13551

[4] Joung Sik Son, et al., (2018). Association of Blood Pressure Classification in Korean Young Adults According to the 2017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With Subsequent Cardiovascular Disease Events. JAMA, 10.1001/jama.2018.16501

[5] Ramachandran S. Vasan, (2018). High Blood Pressure in Young Adulthood and Risk of Premature Cardiovascular Disease. JAMA, 10.1001/jama.2018.16068

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微信团队,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谢绝转载到其他平台;如有开设白名单需求,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如有其他合作需求,请联系wuxi_media@wuxiapptec.com

推荐阅读

美国高血压标准调低,中国医师协会怎么看?

新指南扩大高血压患者范围,改变生活方式可大大减少药物需求

BMJ:细数28种感冒治疗方式,最靠谱的竟然是……

真的有“懒癌”!爱早起的女性,乳腺癌风险降低近50%

NEJM连发两篇重磅!MD安德森和麻省总医院证明早期宫颈癌微创切除术后死亡风险增加!

斯坦福大学BMJ发文:高龄产“父”增加孕妇疾病风险!

关注的公众号越来越多,找不到“康健新视野”怎么办?简单四步,设为星标公众号,一起欣赏医学的风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