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Nelsen先生与他的“点金手” | 药明康德全球论坛实录

    ▎药明康德/报道

    在“点石成金”专题讨论中,ARCH Venture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Robert Nelsen先生分享了多年来投资生物医药产业的心得。回报与风险,长期项目与短期收益,如何平衡取舍?这位多年蝉联入选“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The Forbes Midas List)的意见领袖为我们带来了宝贵的洞见。

    Healthcare is ripe for transformation. What is the magic touch that will effect paradigm shift? We asked one of the visionaries on the 2018 Forbes Midas List to share his thoughts.

    主持人:

    杨青博士,药明康德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

    嘉宾:

    Robert Nelsen先生,ARCH Venture Partners联合创始人

     

    杨青博士:在“点石成金”专题讨论环节,我们邀请的嘉宾是来自ARCH Venture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Robert Nelsen先生。接下来20分钟,欢迎这位多年蝉联“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的投资人,为大家带来意见领袖的真知灼见。首先恭喜您,Robert Nelsen先生!就在4天前,您与合作伙伴共同成立了致力于制造工程化细胞的生物新锐Sana Biotechnology

    Robert Nelsen先生:我很早便和来自Juno Therapeutics的前高管们达成一致,今后会在合适的时机成立一家全新的生物新锐企业,但当时觉得为时尚早,仍需数年之功。然而天时地利人和不期而至,我们有幸如此迅速便组建了新公司,渴望在细胞疗法领域实现全新突破。

    Sana Biotechnology将汇集多个不同领域的前沿科技,致力于研发不会引发免疫反应的诱导多能干细胞,可避免激发患者体内自然杀伤细胞(NK cells)等免疫细胞的活化反应,这无疑是细胞疗法的远大目标。我们将着眼于这个领域,希望从早期研发至细胞生产制造阶段,进行全产业链系统化布局,以临床疗法为最终目标生产工程化细胞;而不是只关注临床结果,然后再倒推并优化基础研发模式。如果这样进行企业规划,就可能缺乏制造导向性的核心分析和系统化控制流程。

    过去2个月内,我们并购了4家企业,从而获取了多种与基因和细胞疗法相关的跨领域前沿科技。我们希望能够斩获基因疗法的圣杯——即通过体内和体外实验,充分验证各种细胞重编程手段可行性,定向研发特异性、可实现免疫逃逸的诱导式多能干细胞。在进行投资决策时,我们需要学习马克吐温笔下的汤姆索亚,有一点冒险的精神和哲学。很幸运,我们的团队凝聚了许多产业界优秀人才,共同克服创业和科研攻坚中的挫折与挑战。

    杨青博士:所以Sana并非聚焦单一科技,而是汇聚了不同领域的精英。忍不住想问一个问题,Sana这个名称有何寓意?

    Robert Nelsen先生:Sana这个词在不同语言中有不同的内涵,在很多种语言里表示“疗愈”,我们需要确保的是,这个词语在其他语言中没有负面含义。

    杨青博士:关于Sana成立,您在Twitter上有这样一段描述:“每天,创新步伐不可思议的前进速度,都让我感到兴奋无比。我们将看到“通用型”细胞治疗多种疾病的远大前景,我们可以预见体内基因疗法治愈重大疾病的美好未来,我们相信细胞和基因疗法在短短数年之内将彻底变革医药产业界!”所以您不仅是金牌投资人,还是未来预言者,“短短数年”究竟是多少年?请为我们揭晓一下时间表吧!

    Robert Nelsen先生:我认为两三年之内,细胞和基因疗法就会向世人交出一份瞠目结舌的答卷。目前动物实验已经取得可喜的成果,再过几年一定会在人体临床试验层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未来细胞和基因疗法将不再只针对罕见病和重大疾病,还有可能应用于帕金森病、心脑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糖尿病以及其他医疗费用昂贵的慢性疾病。如果我们在大规模制造层面投入充分,就可以对整个研发、生产流程进行总控,从而降低药物和疗法成本。

    杨青博士:非常精彩,我相信所有人都期待数年之内就能看到这一天的到来。展望未来十年,的确是压力也是动力。除了细胞基因疗法,在您团队的“创投雷达”扫描范围内,还有哪些让人眼前一亮的研发管线,或者即将布局未来的黑科技?

    Robert Nelsen先生:大家最近可能已经了解到,我们对神经系统疾病的疗法研发感兴趣,并且希望在抑郁症治疗方向带来革命性突破。另外我们还希望投资机器学习,我们相信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和大数据将会彻底变革生物医药产业。

    杨青博士:有个大家都非常关心的问题。在科技领域的投资决策中,您成功锁定产业界潜力新锐的要诀是什么?是通过阅读具有洞见的资料,还是通过与精英团队对话带来的灵感?

    Robert Nelsen先生其实秘诀恰恰是我对高科技行业的细节知之甚少。我常常对人说,投资者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有的投资者因为顾虑重重而错失良机,因为无所不知所以不敢冒险。所以一旦决定投资就要敢于承担风险,要相信你投资的企业和未来,然后锁定正确的人才共同奋斗。我想正是这种信念让我收获了成功,一旦秉持信念,我就不会放弃,我不怕承受复杂和失败的风险,毕竟不好的结果随时都可能出现。

    杨青博士:您说得很好。李革博士经常教导我们要不忘初心,和您刚才所言颇有共鸣。我还有一个问题,您常常表示长期投资需要耗费较长的时间,才能获得投资回报。不知道您如何定义长期?对于医药产业界来说,“长期投资”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个悖论,因为这个行业的科技进展非常迅猛。不知道您对于被投资企业的孵化过程有哪些长期规划?

    Robert Nelsen先生:长期投资其实本身就是投资最重要的秘诀之一。如果你不能从长计议,则无法实施或者简单复制一个所谓的长期投资模式。长期和短期投资模式,二者必须择其一;而融资企业对于长期和短期投资者,也必须有所取舍。有的新锐企业中,一些药物分子或平台研发计划启动数月之后便被关闭,如果采取长期投资考核的模式,也许结局会有所不同。所以长期投资不是短期投资项目的简单叠加

    杨青博士:正因为您秉持着这样独特的投资理念,才会主导和参与许多规模庞大的A轮融资项目,开启许多产业独角兽的创业之路,对吗?

    Robert Nelsen先生:其实我们非但不推崇盲目海量融资,反而始终精选最少的长期投资者。包括Sana在内,所有的融资项目我们都希望选择能与新锐企业共同成长的伙伴。过去我们还打趣过:如果您不愿意全力持续参与第二轮及之后的融资,那么就不要参与A轮融资。我们很清楚这种理念会将95%的投资者拒之门外,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凝聚志同道合的投资人,才能够组成最优秀的管理团队,并基于正确的数据做出合理判断。

    杨青博士:您所言的确是投资要诀。此次论坛不仅有线下讨论环节,还有全球直播和线上传播渠道。您在世界各地都有许多支持者,如果有一位年轻的创业者向您请教,请问您有哪些建议?

    Robert Nelsen先生:我还是那句话,要敢于承担风险。每一个投资决定都意味着失败的风险。你不能因此而气馁。所以正视风险,着眼大局,付出努力,一定会有所收获。在生物医药产业的投资过程中,不能短视、功利。当你成功研发并推出可以治病救人的产品,便会获得合理的回报;相反,绝对不能在创业早期只考虑单纯简单的投资回报率。一旦你推出的产品在产业界具有重磅影响力,就意味着成功与收获。

     

    杨青博士:最后一个问题,您对于长寿和抗衰老领域的研究有哪些洞见?

    Robert Nelsen先生:许多复杂机制共同导致了生命机体衰老,而人体的患病风险也随着衰老而上升。这无疑是科研领域一块尚待开垦的富矿,而在未来数年之内,我相信该领域也会有重大突破。二甲双胍作为一种常用的降糖药,已经在特发性肺纤维化等老年疾病中展现出神奇的疗效。我没有特发性肺纤维化的困扰,但本人也是二甲双胍的长期服用者;我相信未来会有类似的神奇药物或疗法出现,让人类延年益寿。另外,抗衰老在许多国家也是一种哲学和文化。比如在亚洲,很多国家都推崇防病胜于治病的理念,以及养生保健的食疗方式。

    杨青博士:非常感谢Robert Nelsen先生为我们带来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的洞见,并为我们揭秘他心目中医药产业界重大突破的倒计时时间表,这绝对是本场专题讨论的意外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