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 | “飞行急救车”:拯救生命的颠覆性技术

▎药明康德/报道

本文由药明康德团队整理,欢迎分享至朋友圈。转载请于文章开头注明“本文来源于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ID:WuXiAppTecChina)”

确保产妇的健康,在世界各地都是一个挑战。最主要的不同是,卢旺达是第一个运用颠覆性科技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家。

Maternal health is a challenge everywhere. The main difference is that Rwanda was the first country to use radical technology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演讲实录

大多数人认为,新科技或先进技术不可能始于非洲。而且他们认为,帮助非洲大陆发展的最好方法是为大陆提供它自身无法自给自足的帮助或服务。当我们看到高科技,如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在发达国家突飞猛进时,这些人会开始担忧科技发展缓慢的非洲会更加落后,这种认知错得离谱。

我就是一位在非洲从事机器人技术研发的企业家。在2014年时我们创立了Zipline。这是一家使用无人机来为医院和健康中心运送他们所需医疗物资的公司。去年我们启动了全球第一支可在全国范围内运行的自动运输系统。猜猜怎么着?我们这些科技设施都不是在美国,不是在日本,也不是在欧洲创建完成的。事实上,是卢旺达的总理保罗·卡加梅和卫生部决定支持这项具有潜力的科技技术,并签署了一份使用这项技术来输送大部分全国所需血液的商业合同。

那么,为什么血液这么重要?卢旺达每年都会采集6万至8万单位血液。在你需要的时候,血液真的非常重要。但血液的保存却并非易事,因为它的活性时效非常短,有许多不同的贮藏要求,而且很难提前估算出实际有多少不同血型的血液需求。而这项技术却能轻松解决这个问题。卢旺达已经能够集中采集更多的血液,将它送往需要该型血液的任意医院及健康中心,平均送达时间只需要25至30分钟。你们想看看这个系统是怎么操作的吗?

这就是我们的配送中心,距离基加利(卢旺达首都)20千米左右。九个月前那里曾是一片玉米田,在与卢旺达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几个月内,我们就将它改造升级成了现在这个配送中心。

当病人发生紧急情况时,在那家医院任职的医生或护士可以发短信给我们,告知我们他们需要什么,然后我们的工作人员会立马投入运输作业。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从库存中找出该型血液,这些血液是由国家输血中心送来的,我们会将找出的血液扫描到我们的系统中,这样卢旺达卫生部就能知道这些血液的去向。然后我们会把该血液打包装进“压缩包”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小型无人机。这些无人机使用电池供电,一旦无人机准备好出发,我们就会在半秒内将它从静止加速至时速100公里/小时。从它离开发射器的瞬间开始,这种小型飞行器就是全自动的了。

这就是我们的航空管制员正向基加利国际机场做汇报,当无人机到达提出请求的医院时,它会降落至离地30英尺的地方,并投下血液包,我们用的是很简易的纸质降落伞,简洁至上。这样才能使得每次血液包着地时都轻柔无损坏。这个系统类似于共享乘车的形式,医生们会在我们抵达前一分钟收到短信:“请出来接收包裹”。然后医生们就拿到了救助病人所需的物资。

这是我们配送中心的实况跟踪。这辆车在大概50千米远处,我们可以看到这辆车在一家医院进行运输作业的实际情况。或许你们已经注意到了,有一些砰砰声,实际上那些是我们通过手机网络获得的数据包。这些无人机和手机一样都装有SIM卡,通过电话通信网络来接收、发送信息,告知我们它们目前在哪里,作业情况如何。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们为这只无人机运输队买的是家庭电话套餐,因为那样我们能得到最实惠的价格

目前,除了基加利,我们还承担了运输卢旺达全国血液供给总量20%的任务。我们为12家医院提供这项服务,并且加入我们运输系统的医院数量正不断增加,这些医院只能通过这个渠道获得血液供给,而且事实上它们中的大部分每天都会多次要求血液补给。

至于原因嘛,在所有的医疗后勤中,大家总是宁愿浪费资源来换取获取资源的途径。如果想解决浪费的问题,就需要把所有资源都集中起来。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当病人遇到紧急情况时,有时病人得不到他们所需要的医疗物资。如果想解决资源途径的问题,就需要在最后阶段才把所有物资都收拢集中到医院或医疗中心,这样病人们就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医疗物资。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后会扔掉很大一部分的物资。这是非常昂贵的代价。令人惊喜的是,卢旺达政府已经能够彻底告别这样陈旧不完善的循环了。因为医生们可以及时地得到他们需要的医疗物资,实际上他们只在医院里存贮了少量血液,所以尽管血液物资的耗用量在不断增长,我们服务的所有医院都有此现象,在前九个月里,这些医院没有浪费掉一滴血液资源。

这是个了不起的结果。而这是全球其它任何医疗健康系统都无法企及的,但在这里却实现了。

当然,当我们谈论及时运送医疗产品时,最重要的对象还是病患。

举个例子来说吧,几个月前,一位24岁的孕妇来到了一家我们服务的医院。她是来做剖腹产的,但是手术过程中出现了并发症,她开始大出血。幸运的是,医生们手上有一些符合这位母亲血型的血液。医生们给她输了几个单位的血液,但是这产妇在10分钟左右后就输完了这些血液。在这个案例中,那位产妇的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在全世界任何一家医院都是这样的。然后非常幸运的是,这些治疗她的医生们立即联系了我们的配送中心,要求了紧急运输服务。我们的团队进行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紧急运输,最终发送了7个单位的红细胞,4个单位的血浆,2个单位的血小板,这比你全身的血液都要多。这些血浆、红细胞、血小板被输给这位产妇,医生稳定了她的病情,她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了。

从我们开工以来,我们已经进行了大约400次这样的紧急运输。大部分紧急运输背后都有一个这样的故事。这里是以这种方式接受输血的产妇中的一部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被提醒:在我们帮助医生拯救一位母亲的生命的时候,我们拯救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生命,同时我们也帮助一个男宝宝或女宝宝,让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有妈妈陪伴。

但是我想强调的一点是:产后出血,这不仅仅是卢旺达有的问题,也不是发展中国家才有的问题,这是一个全世界都要面临的问题。确保产妇的健康,在世界各地都是一个挑战。最主要的不同是,卢旺达是第一个运用颠覆性科技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非洲很混乱”,“这里没有先进科技”,“这里需要援助”这些观点都是错的。非洲也可以是颠覆者。这些小而灵活、发展中的经济体,能超越庞大而富有的经济体,而且他们完全可以跳过基础设施缺乏的问题,直接发展更好、更新的系统。

在2000年,如果你说蜂窝网将会在非洲大陆全面铺开,人们会说你疯了。然而,没有人预料到,这些网络连接人们的速度会有多快。今天,肯尼亚GDP的44%流经M-Pesa,一种移动支付软件。不止于此我们的无人机队也依赖于蜂窝网。在将来的几年里,当我们开始提供私人医疗服务时,我们也将使用移动支付平台来收取运输费用。所以创新将引领更多的创新。同时,在发达国家生活的大多数人认为无人机运输在技术上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不用说是在东非的一个国家,我说的是东非,不仅仅是卢旺达。

在周四,几天之前,坦桑尼亚卫生部宣布他们也将使用这种技术,为全国范围内最难获得医疗物资的1000万人民提供大量医疗物资的运输服务。这将是全世界最大的无人机网络。

这是什么概念呢?这是其中一个配送中心,你可以看到配送中心半径75千米内的一个圆。这让我们能够为数百家健康中心和医院提供服务,所有的这些都在乡村。从这个配送中心能够服务超过20%的坦桑尼亚人口。我们需要更多的配送中心,事实上我们需要4个,从这些配送中心我们希望每天进行数百次拯救生命的配送。这个系统最终将支持在乡村的超过1000家医疗中心和医院,所以,东非正在飞快的行动。

我想,人们常常忽略的一点是,这种进步产生了复合的增益。例如,卢旺达在发展了这项医疗基础设施后,他们现在有了可以使用的空中物流网络,可借此促进其他方面的发展,例如农业或电子商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在这些配送中心里工作的所有人都是本地人,这就是我们卢旺达的队伍,队伍里全是出色的工程师和接线员,他们运行着世界上唯一一个在全国范围内运行的自动配送系统,他们已经能够操纵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都没能做出来的东西,所以他们绝对是英雄。

我们团队的目标是,把医疗物资传送给地球上的70亿人,不管有多困难。我们经常跟人们说起这个目标,他们说:“你们真慷慨,这相当慈善。”不!这跟慈善根本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和卫生部签订的商业合同,这些网络是100%可持续和可拓展的。而我们之所以如此强烈的更正这个误解,是因为企业家的职能是人类历史上,让成千上万的人民摆脱贫穷的唯一推动力。

没有多少外国援助能一直雇佣2500万的非洲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在十年前可能获得的工作,现在已经大部分自动化了,或者被科技急剧的改变了。所以他们在寻找新的技能,新的竞争优势,他们在寻找新兴公司。为什么我们不创立更多的新兴公司,来处理发展中国家成千上万的人民面对的国际问题呢?原因是投资者和企业家完全忽视了这些机会。我们认为这些问题是非政府组织或政府需要考虑的,不是私人公司,这就是我们需要改变的地方。

你也许注意到了,我在视频中略去了一些东西,我没有展示当飞机回到配送中心的时候它们是怎么降落的。所以,这可能很显然了,我们的飞机没有降落装置。在我们操作的地方也没有跑道,所以我们要能使飞机在半秒的时间内从约100公里/小时的时速减速到0。我们的方法是,我们用一根线在飞机到达的时候绊住它,在厘米量级的精度内,我们在空中绊住飞机,然后轻轻地使它掉在充气垫子上,这基本上是一个航空母舰和堡垒的组合体。

所以为什么我想用这个视频结尾就很显然了。我想给你们看看这些在每天栅栏旁排着队的孩子们和青少年们,他们为每一次发射和降落欢呼庆祝。有时候我会很早到达运输中心,因为受时差影响,我会在我们开始操作前1小时就到达,那儿已经有孩子们在栅栏旁占座了。然后我走过去问他们,“你们觉得这些飞机怎么样”。他们会说:“噢,这是飞行急救车。”他们懂了。我指的是,他们比大多数成年人都了解了更多。

所以我之前提出问题:谁将会在接下来的十年创造非洲颠覆性的科技公司?毫无疑问的,将会是这些孩子们。他们将会是卢旺达和非洲的工程师,他们将会是我们共同未来里的工程师。但是他们实现那样的未来的唯一途径,是我们认识到改变世界的公司能在非洲创立,颠覆性的科技能最先在非洲开始。

▲Keller Rinaudo先生是Zipline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为全球公共卫生客户提供无人机运输(图片来源:TED官网)

参考资料:

[1] Keller Rinaudo. (2017). How we’re using drones to deliver blood and save lives. Retrieved January 18, 2019, from https://www.ted.com/talks/keller_rinaudo_how_we_re_using_drones_to_deliver_blood_and_save_lives

大家关注的公众号越来越多,找不到“药明康德”怎么办?简单四步,将“药明康德”设置为星标公众号,问题即可解决。

就是这么简单,之后就可以方便的找到“药明康德”了。